馬後炮 □馬志海
  近幾日,廣州時有狂風暴雨。城中報紙有講,周一大早的雷暴雨,令無數家長糾結:孩子到底上不上學?遲遲沒有等來教育局停課通知的家長們生出許多怨言,認為考慮到孩子們的安全,當時的情況應該停課。而市教育局局長屈哨兵在回應質疑時說,根據氣象部門的預報,當天廣州的雨量尚未達到統一發停課通知的級別。
  照理講,地處多水嶺南的廣州,下幾場暴雨不出奇,否則也就不會有“落雨大水浸街”唱遍世界。然而這唱的是舊時廣州,彼時的廣州,再大的雨也借無數條河涌暢順地泄入珠江,而那時的人,風雨來臨也就不過當街喊一聲“落雨啦,快點收衫啊”,用現在的話說,就算是“發佈暴雨預警信號”。
  如今的廣州,不知大了多少倍,不知升了多少級,可是有時城市跟人一樣,越富貴越脆弱,暴雨一來就有諸多麻煩:水浸街是常有的事,只不過幾年一遇的一場雨就能堵了半座城;更有甚者,雨水倒灌,十几几十萬的一臺車,也會活活被悶在地庫里浸到報廢。所以城還是那座城,雨還是那樣的雨,但現在的人,尤其是被大雨堵在匆匆上班路上的人,就算開的是寶馬,也斷然編不出“落雨大”的歡樂歌了。
  非但如此,如今的廣州人還有一件麻煩事,就是送小孩上學。如果就近上學,家和學校之間也就是過條把街、鑽幾條巷的距離,可是現在完全不同,且不說遠在番禺的幾十萬居民,要“山長水遠”地送孩子“到廣州”返學,就算是在老城區,不少的孩子們也早就被什麼擇校、派位搞得要橫跨半個廣州城去上學。再加上車多人雜,治安“麻麻”,家長不得不親自接送。所以,一遇大風大雨,送孩子上學就成了讓人煩中添憂的事,所以,這一回教育局失語,惹出諸多抱怨和牢騷也很正常。畢竟家長們對安全的擔憂並非杞人憂天,這一場全省範圍的大雨已經造成了12人死亡,不敢想象,如若當天真有學生在風雨上學路上發生不測,現在會是怎麼樣的一種局面。
  雨大到什麼程度就發停課令,這事兒可以討論,也完全可以通過立法明確,讓家長今後能只看天氣預報就能決定是否送孩子上學,而不用心神不定地等教育局的停課令。但不管怎麼說,像周一下的那場雨,就算是大人自己也有遲到的甚至是沒能開工的,我們的教育主管部門,若能多些體恤、關切之心,就算是不作停課的決定,哪怕問一聲安全、道一聲小心都是好的。家長們的話也許不太好聽,總好過“無話可講”。事情真到了“無嘢講”的地步,這意味著什麼,你懂的。  (原標題:東講西講,好過“無話可講”)
創作者介紹

室內設計裝潢

mh42mhwiq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