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前去討薪,她卻死在了警察的腳底下。周秀雲,周口鄲城的民工,不幸中的萬幸,一個屏幕摔壞的手機記錄下了這令人髮指的事件,網絡上爆出的一則“警察打死討薪女民工,倒地後仍遭腳踩頭髮”消息,迅速引爆全國輿論。
  她死後第4天,拖欠的2.9萬工錢拿到手了,“被擠牙膏”,第13天,太原檢察院對涉案民警王文軍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
  21天后,太原市召開新聞發佈會,太原市公安局長汪凡代表太原市公安局向受害人家屬和社會道歉。
  1月5日,在死者家屬的指定下,屍體鑒定工作由湖北省醫學院鑒定中心負責執行。屍檢前,她的丈夫王友志、兒子王奎林長跪不起,失聲痛哭,“原諒我們吧,沒能保護好你!”
  鄭州晚報記者 石闖 山西太原報道
  平常她就是一個女漢子
  “我對不起愛人,享了她25年福,卻沒讓她過上一天好日子。”昨日上午,在武警山西總隊醫院門診部8樓病房裡,47歲的周口鄲城虎崗鄉農場職工王友志,提起已經逝去25天的妻子周秀雲泣不成聲。
  周秀雲比丈夫大5個月,由於丈夫兄弟姐妹多,家庭貧寒,她就早早地挑起了家庭重擔。“平常七八畝地,掰玉米、種麥子等農活兒,幾乎都是她乾的,不讓我摻和,以便讓我在外安心打工。”王友志說,妻子非常能幹,“做飯刷碗、洗衣疊被等家務活也包了,她心疼我,晚上總是打好水,還給我洗腳。”
  他說,自己和愛人膝下有一兒一女。女兒王倩24歲了,去年6月從安徽宣城職業技術學院大專畢業,目前在鄭州一家工程監理公司做文員。兒子王奎林21歲,高中沒讀完就輟學打工了。
  王奎林說,母親身板硬朗,幹活麻利,感冒發燒都很少有,別說什麼大病了,完全頂得上一男勞力。“平常我們乾啥,俺媽也乾啥,就是一個女漢子。”他說,勸過母親讓她歇歇,但她總說,“兒女都沒成家,連個對象也沒,得使勁兒攢錢才行。”
  討薪不成反被民警踩在腳下
  “去年過了正月十五,我和愛人、兒子一道來到了太原打工。”王友志說,之前聯繫了一個熟悉的包工頭,在太原幾個工地上找了一些木工活兒乾,“我年紀大,一些老鄉讓幫助找活,平時就帶著他們”。
  然而,外面打工的日子,飢一頓飽一頓,有時還沒活兒乾。因此,歷經颳風下雨、風吹日曬後,也沒掙到手多少錢,且幾乎每個工地都拖欠工友工錢。去年10月中旬,王友志帶妻子、兒子及10名工友在太原市龍城大街山西四建龍瑞苑項目找到活兒後,他領著幹了一個多月,不料,還是拖欠了2.9萬元工錢。
  去年12月8日,工地包工頭答應12月15日全部結清,但由於之前對方多次失信,因此12月13日下午,王友志就讓兒子和工友一塊兒去項目部催問,“停工10多天了,老等不是辦法”。誰知,卻出了大事。
  當天下午4點多,王奎林和三名工友李康、孟林、徐前進一塊去詢問,當時王奎林走得快一些,結果到了門口與值班保安發生了爭執、推搡,隨後保安報警,王奎林叫來了父母。
  工友李康回憶稱,5點左右,龍城派出所一輛警車四個警察過來了,胖警察王文軍用方言和保安隊長說了幾句話,就說他們罵罵咧咧,稱幾個是犯罪嫌疑人,並用手銬銬他,他反應快躲過了,王友志見狀上前,“你要銬就銬我”。另一名工友孟林拍攝的手機錄像顯示,王文軍把王友志按倒在地,反銬了王友志。
  孟林說,王友志被銬後,和王奎林、李康、王成(也是工友)一起被押上麵包車,周秀雲看丈夫被銬就去攔王文軍,但被一把推開。周秀雲起身後拉住王文軍,“王文軍說你松不鬆手,周秀雲說不問清楚,又沒犯法,為啥銬人”。“王文軍說,“對犯罪分子不需要客氣”,就把周秀雲按倒,一個膝蓋頂在胸部。
  此後,周秀雲拉住王文軍警褲,把一個口袋拉爛了,王文軍揪著周秀雲頭髮不放。王奎林稱,他在警車上看到王文軍把母親的頭部“按到了肚子上”。不久,周秀雲倒地不起。孟林介紹,王文軍一隻腳踩著周秀雲頭髮,一直打電話。“零下10多度天氣,他就那麼狠心,我用手機錄了下來。”孟林說,民警發現有人拍照,收了三四部手機,而他向西跑了一兩公里,才甩掉了兩名追趕的警察,保存了關鍵的證據。
  死後13天涉案民警才被立案調查
  “麵包車上坐了4個民警,我、愛人、兒子及兩名工友5個人,被拉到派出所院里。”王友志稱,妻子當時動彈不得,是被硬塞進車裡的,“我看不對勁兒,問了妻子一句,就被一名民警扇了一耳光。”隨後,他們5人分別被關進不同的房間內,他們對我拳打腳踢,事後,自己被檢查得知6根肋骨斷裂。
  可是在當時,王友志顧不得疼痛,他最放心不下的是妻子。“晚上,民警來來往往,我喊破了嗓子,央求他們,可是就沒有一個搭理我,很冷漠,在全國都沒見過這樣的警察,像地獄一樣,生不如死。”
  12月14日凌晨3點49分許,王友志被民警放了出來,他說,小店區一名副局長給他商談處理“善後事宜”,這讓他糊塗了,詢問啥是善後處理,對方平靜地稱,“你妻子走了。”“我一聽頓時癱軟到了地上。”
  由於妻子的死因成謎,當晚他和兒子等就趕到了武警山西總隊醫院的太平間里,看到妻子冰冷的屍體,再也掩飾不住悲憤之情,號啕大哭起來。接下來幾天,小店區公安分局楊姓副局長帶著律師與家屬談“善後”,喪葬費等共計賠償50多萬元,後來還通過中間人一度增加到百萬元,但都被家屬拒絕。
  “我們到各級部門上訪,但行蹤卻被跟蹤,上訪後還是被拉到派出所,遭到警察威脅。”王奎林稱,為了給母親討個說法,他們去了不少部門,但大多杳無音信,也無人聯繫他們,使他們心灰意冷。12月20日,一名親屬將周秀雲的相關視頻及遭遇發到了網絡上, 12月26日,終於引起網絡媒體關註,當晚,太原市公安局通報稱:“目前,檢察機關已根據前期調查情況,對涉案民警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公安機關將全面配合檢察機關工作,對民警違法違紀問題,堅決依法依紀嚴肅處理,絕不姑息。”
  從事發到立案,這一切來得非常不容易,推遲了整整13天,但還是來了。
  屍檢前丈夫兒子長跪不起失聲痛哭
  那麼,事發當晚到底發生了什麼,身體原本硬朗的周秀雲是怎麼死的?昨日上午,記者看到了一份太原市急救中心病危通知書,顯示當天18時27分龍城派出所民警報警,稱患者10餘分鐘前突然意識不清,呼之不應。
  武警山西總隊醫院的急診醫生在龍城派出所對周秀雲進行半個多小時急救,但診斷結果是呼吸心跳驟停,人已死亡。在周秀雲的病歷手冊上,姓名一欄填“女”,姓名也是無名氏,令人生疑。“妻子發生這麼大事,我們卻被關著,蒙在鼓裡,不能救她,也不能見她最後一面,鑽心地痛啊。”王友志說。
  前日下午,來自湖北的法醫鑒定團隊8人開始對周秀雲屍體進行解剖。“來的時候,是一個活蹦亂跳的人,走的時候卻是一具冷冰冰的屍體,我們對不住她啊。”王友志說,在屍檢前,他和兒子、女兒面對周秀雲的屍體長跪不起,失聲痛哭,“原諒我們吧,沒能好好保護你!”一言一語,令在場的人唏噓落淚。
創作者介紹

室內設計裝潢

mh42mhwiq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